说说文章网,为用户打造一个文章平台。好文章大家一共分享吧!请记住本站地址:http://www.shuoshuow.cn/
您当前的位置:说说文章网 > 

四月花开/四月花开-------苟军良

作者: ● 时间:2017-09-21 20:20:23 ● 来源:

 

Ⅰ : 四月花开-------苟军良

四月花开

苟军良

岁月开花

春夏秋冬,绿树红花

四月,每一天都是金黄的日子

书写着童话的春天( 文章阅读网:www.shuoshuow.cn )

花开

泼写一幅春种春耕的油画

点燃了丰收的橦憬

油菜花金灿灿

抒写着一个季节的梦想

花落

那遍地的黄

是我的画笔

把故乡擦亮

在我生命的春天里

2016年4月1日

Ⅱ : 四月梨花开

自我模糊记事起,脑子里就有那么一棵树:粗糙的表皮,斜扭的树干,大片的青叶子,和树中间的一根铁丝。

铁丝是妈妈绑的,不仅仅是绑上,铁丝上还经常挂着衣服,这棵树,就承起了我全家的重量,我是家里的长子,没有亲哥哥或亲姐姐,但我并不遗憾,因为我有一个堂哥,比我大六岁。我的性格不太外向,儿时的我,只是怯怯的走进堂哥家巍峨的大铁门,小心翼翼的走向屋子,不敢看左边那虎视眈眈的大狗,然后就在堂哥家玩了起来,看他捉来的蚂蚱,摸来的鱼。

到了秋天,他忽然问我:“你家的树上有梨了没。”“不知道”我是真不知道,因为那树对三四岁的我来说太高了,他领着我又来到我家,看到上面尚带青涩的果子,欢叫了一声,又夹杂着遗憾。对我妈说:“等梨熟了让我摘吧,婶。”妈不答应,觉得太高了,他不在意,只是每天问我梨子长的咋样了,我也开始注意起了它,这棵梨树,看他稚嫩的孩子渐渐长大,看它的头发一天天脱下,终于,我把堂哥叫来了,他像猴似的爬上去,递给妈妈,再递给我,青色的梨子,不大,却甘甜。我站在树下,看着堂哥,吃着树的孩子

当我再大些,父亲拉了些土,把院子垫高了很多,多高我不清楚,只是,那离我仍遥远的枝叶忽变的触手可及,铁丝也解了去,有些低了,我在秋天叫堂哥,他不来。“没意思。”他说。我站在树下,吃着自己摘的梨子,摸着那被铁丝勒出的伤疤。

我们搬离了院子,住进了楼房,我离他远去,只是秋天回去看他,他已脱了大半的叶子,果子也被人掠去,看着荒芜的院子,闻着屋子的霉味,想到过去的种种,我鼻头发酸。

那年回老家,看到它的枝干被尽数折断,小的由根而去,大的则由中折断,妈妈很气愤,“肯定是这附近的小孩干的”。享受着它的甘甜的我,却连保护它都不可以,我蹲下摸着他的伤疤,再说不出话。

第二年四月,我又独自回了老家,却没了愤怒,只有欢喜,那雪白得花瓣,迎风颤抖。柔弱,却又刚强。

我在变,它却没变……

这是一篇完整的写人叙事文章。叙事条理,娓娓道来,人物形象突出,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,引起读者的思考。起承转合,曲折有致,层次分明,先后有序,戛然而止,发人深省,意在言外。

Ⅲ : 花开四月

花开四月

经一季漫漫寒冬,终于迎来了你的深情一瞥,如一片花瓣轻轻滑落,在我的心海,泛起层层涟漪,荡起思绪的春潮。

岁岁总是要在春光中浸润一次,而每次的相逢,只有春风才能触动灵魂末梢的那根神经,去怀念,驱追寻。

追寻那一声声长笛,杨嗔柳怨,遥看玉门,何时了却千古春风梦?千树万树梨花缀满枝头,却只是春梦无边。梁间燕子呢喃,带回江南一川烟雨,却无法将一朵素雅的迎春衔回,斜插在骆驼那俊朗的额头上,伴随着清雅的驼铃,从沙漠的黄昏中走来。

曾经沧海桑田终究过不了万水千山,曾经一度的怨恨也变成了山间的落落野花,开在逝去的坟冢恣意摇曳,又是一锦瑟绣韶光年华。云朵细碎惬意的游离在炊烟袅袅的苍穹,我蛰伏于尘世的嘈杂和喧嚣,微笑着看繁花落尽,微笑着看天荒地老,微笑着看时光尘埃落定。我想带着希冀去流浪,看着繁华的大千世界,没有目的的释怀。

我想幸福就是这样的惬意而简单,游离在每一个不同的地方找到真实的自己,让温暖的春光扑朔迷离的打在瞳孔,打在睫毛上,心无旁骛的去感受细微的风声,敲打青春暮鼓晨钟,真实而又温暖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huoshuow.cn )

是的,就这样的流浪,偶或转过熟悉而又陌生的街角,淹没在接踵而至的人潮,那昨日今日的故事轮番上演,我们拿青春演绎着明天,走过书声朗朗的教室和人头攒动的绿茵场,有多少期待和梦想正要从这里扬帆启航。然而等待我们的不只有旖旎多姿的梦,还有凤凰涅槃的痛。

想起曾经的梦,不知在哪里漂泊流浪,脆弱而敏感的心灵被世俗蒙上了层层灰迹。可是我们依旧善良着,善良的让人怜爱。我们把头仰得很高,只为了不让眼里的泪水落下来,然后孤独而冷傲的故作坚强,微笑着对世界说:我很好,真的很好,并镇定的认为,这就是所谓的成长。

沧海的凝聚,桑田的混淆,注定是没有生根的土地,不如就这样的流浪,在流年岁月里,轻盈,自在,舞者微尘的痕迹,一切的一切擦肩而过,即使会有短暂的停留,也别去贪婪,也是一样的一笑而过,随着风儿而去,没有什么会在我们最重要的时候,驻足停留。岁月流逝,这世界如同过往的烟云,不会为每一个人伫立永远,记忆,也是滚滚红尘中的一道划痕,附上永远不会更整的躯体。

是呵,生命是一场华丽的烟火,我不愿停留在原地徘徊留恋,纵使头顶漫天的火树银花;追梦,循着歌声一路向前,在这生命与生机蓬勃绽放的四月。

我愿怀一颗憧憬的心去流浪,去追梦,看高大的杨树将颗颗红枣般的发卡缀在枝头,像怀春少女的艳唇,又如惹人相思的南国红豆;看小溪沿着蜿蜒的山路,亲吻着冰冷的鹅卵石和沉睡的荒野;看少女发丝般的柳条在春风里拂来拂去,梳理着一冬的思绪。

时光依旧,那些流年那些歌,哪些流年哪些歌。

此间,多少个花开四月......

换一组
本文标题:四月花开/四月花开-------苟军良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huoshuow.cn/543748.html